曦夜殇

对于新华字典收费的一些主观看法

听闻《新华字典》APP收费引起争议?
纸质版售价约在20元左右,但app售价却高达40人民币。
不用去看应用商店评论也自然能猜到,定会有大批神仙网友给出一星好评表示:一个虚拟的东西也要收费?辣鸡!
尊重作者作品集保护其知识产权,这种东西没什么可评论的。中国部分网友白嫖惯了,仍不具有这方面的素质。与这种人斗嘴,实是浪费口舌。
下面是重点:移动版《新华字典》比纸质版《新华字典》价格高出约20元。这样的收费价格,是否合乎常理?
据我所了解,官方给出的理由是。移动版提供数字纸版对照,字词由原《新闻联播》播音员李瑞英播读。汉字规范笔顺动画及生字本,知识问答,汉字游戏等具有学习功能的增值服务。
付费者拥有以上所有权限,而免费用户仅能每日查看两字。
我的看法是:软件是好软件,但在收费方面的设计,实在是没有一点脑子。
移动版的《新华字典》能够提供的便利性,是纸质版所远远不及的。他仅凭这一点,抛开知识产权等问题,它就有权利收费。而对于它的释义,播读及笔顺等基础性的增值服务,他本就应该与其汉字绑定在一起,而不应划分在“增值”服务的范围内,而“生字本”“汉字游戏”这类可要可不要的服务,才应划分在“增值”的范围内。
所以,在我的理解里,他的收费方案设计本应如下:
[买断制及增值内购]将用户群体分为两种:普通用户与VIP用户。
去除免费用户的设计,直接在应用商店标价“基础包”价格,建议定价在25元左右。用户在应用商店购买之后将成为“普通用户”,拥有基础包的永久使用权限,而基础包的内容,大致应包含:汉字本身释义,用法,读音播读,拼音。用户在购买基础包之后,进入软件,可以选择性成为“VIP用户”,即在应用内,拥有“普通用户”身份的基础上,额外付费购买“扩展包”,建议售价在10元到15元之间。扩展包的内容大致应包含:汉字相关用法。相关历史文献。近反义词,生字本,汉字游戏,笔顺动画,组词相关,造句相关的内容。
对于VIP用户。可以设计为“月VIP”或“年VIP”的形式,这般设计虽需要相应按比例降低收费价格,但长远来看,这毫无疑问可以大大提高在个体用户上的收益以及个体用户的留存率。
同时,由于实行买断制,普通用户应该拥有基础包所有内容的使用权限,以及!基础包体后续更新的免费下载权限。
那么问题来了,在纸质版《新华字典》不在身边的时候,我们为什么要支付昂贵的移动版《新华字典》价格而不选择不花一分钱的百度百科呢?
移动版《新华字典》唯一的优势应该在于“离线使用”功能,但这样会使本身软件包体积大大增加,使用户产生大量的存储占用。同时,如果优化不够到位,运存占用过大,甚至可能导致部分低性能手机用户产生卡顿,闪退现象,极大降低用户体验及留存率。而如果将字词数据全部存储在云端,那么又回到了最本质的问题:在有网络的情况下,我们为什么不选择百度百科呢?
如今看来只剩下唯一的方案最优:保留必要的文本数据在本地存储,而扩展方面的内容留在云端服务器上。如此一来,用户可以用最低的存储占用以及运存占用而获取最优的使用效果。可是这样的方案带来一个更为严峻的问题:如果这个软件的功能最大用处是在离线使用文本内容上,那么40元的价格,真的物有所值吗?
所以我个人的主观观点只总结为一句话:《新华字典》APP被开发出来,毫无意义。
——2018.10.15
MS·暗夜

中午吃完饭无聊时给我妈看了几个抖音上俄舞和98k的舞蹈视频,我妈说这个好学!你可以去学!
我说这个我觉得好难,关键是我不会跳舞。
她说不会跳舞可以去学嘛,这个动作这么简单。
我说好难学的而且我又不喜欢跳舞我只是喜欢看跳舞。
她说你又没练过怎么知道好难好难,又没见你练过。
(这句话的确是如此,我又没练过我怎么知道它简单还是难。)
我说我为什么要练,我又不喜欢跳舞。
她说培养一个兴趣爱好啊!你又不会唱歌又不会乐器又不会跳舞,到时候有什么晚会都没节目上台。
我说我不喜欢跳舞,我的兴趣是写作。
她说你喜欢写作也没见你拿过什么奖项回来,还不如练练跳舞还能在大众面前表演。
我有些不舒服了,我就说我跟他们又不一样我的兴趣比较小众。
我妈沉默一会说,人是社会的人。
笑话。
“社会的人?跳这舞又不能赚钱!”
我当场这样回道。
——————
如果不是因为是我妈,我可能聊到一半机会当场开骂了。
你的眼里只剩这些所谓“多才多艺”的虚荣了么?
能够上台表演展示自己的兴趣才叫兴趣吗?
为了上台而学习你所不喜欢的事物,真的不是因为虚荣心吗?
我就是对跳舞不感兴趣,我就是单纯的喜欢写作,凭什么一定要拿奖,凭什么小众的兴趣就应该被否定?
大众有他大众的喜好,与我无关。
我想起上回我跟我爸在一起的时候,我爸吐槽说我给你挑衣服个个可都是你们这些男孩子最喜欢穿的风格,你却一个都不喜欢。
我说我就是不喜欢啊,我有我自己喜欢的衣服,我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我跟他们不一样。
我爸就说呵,又是不一样。你晓得不,大众的眼光才叫潮流。
我当场就说“我喜欢什么关大众什么事?他们又不是我,我喜欢穿什么就穿什么,我是穿衣服给自己看又不是给别人看!就算我喜欢戴草帽我也一样敢戴着草帽上街,我管别人的眼光干什么?!”
我就是不喜欢那些事物,如何?
大众的眼光才叫潮流?笑话!
小众什么都不算是吧,那为什么还会有小众这样的概念诞生,因为存在即合理。
每个人天生所喜欢的事物本就不同,你喜欢,大众喜欢,与我何干,凭什么我就要去喜欢。
你这样思想强奸的行为,真的恶心透顶。

王座:鲜血

冷清的皇宫。

大臣对国王问。

王,您看,那是什么?

国王高傲地坐在王座上,冷冷地瞧了一眼,说。

那不过是是血。

大臣问,

血,在皇宫中是不吉利的呢。王难道不害怕吗?

王瞟了一眼大臣,说

杀的人多了,见的血也多了。这算的了什么呢?

大臣冷冷问道,

那么,王,您,想见一见您自己的血么?

什么?

王感到无比震惊,不及问出下一句,一柄匕首已经刺入心脏,王的鲜血直流。

大臣从此成为了国王。

一年后。

冷清的皇宫。
另一名大臣对成为国王的大臣问。

王,您看,那是什么?

国王高傲地坐在王座上,冷冷地瞧了一眼,说。

那不过是是血。

(翻出了一篇初二写的作文,顺手扔出来分享一下)

    【仰望大树】

  我站在它的前方,仰望着它。

  它真的很高大,不知是多少年以前,又是多强的生命力,将它扶直,托起,升高。

  它仿佛已经冲上了云霄,以浓密繁盛的枝与叶在支撑着整片苍穹。

  高耸入云,这是我以这般视角观望它时所能想到的,唯一的形容词,纵然我曾经远视它时从未这么认为。

  枝叶很浓,很密,但不是一如既往的绿,苍翠之下掩藏着些许枯黄。一缕阳光斜斜地照下,透过层层细密的间隙,斑驳地撒在地上。

  微风拂过,树影婆娑,令人迷醉。

  我轻轻用手抚摸这又粗又糙的棕褐色树干,紧密结实的质感令人感到无比欣慰。

  同时感到欣慰的,应该还有树枝与树叶,多少年来,无论干旱还是水灾,树干总是牢牢地抓紧滋养它的那片古老的土地,汲取营养,再送予枝叶,日复一日,从未间断。

  我仰望着这棵在山间不知屹立了多少年的大树,它像一尊受人景仰的老者,即使路人不曾与它打过一次招呼,也只敢轻轻地走过,心存敬畏。时间在他的身上划下了不可愈合的伤口。可纵然刻尽了痕迹,他也依旧挺直着腰板,抖擞着快要枯竭的精神,笑迎天灾或是人祸。

  待我回过神来,太阳已向西边沉落,泛着金色的橘红光芒照在树的背后,使它拖出长长的影子。树干不再令人感到稳重与欣慰,代替而来的是沧桑与脆弱,原本的褐色点染上些许泛红的金色看上去苍老了许多。

  翠绿微黄的枝叶更是如此,它们蜷缩在夕照下,毫无生气地枯着。

  原来它已经老了。

  我感慨着最后仰头望了一眼,以示告别。

  在它年轻力壮的时候,在它枝繁叶茂的时候,曾有多少路人在绿荫下歇息,闲聊。而它永远都一言不发,只是若伞一般撑开繁密的枝叶,荫蔽着树下的生灵,默默地记录着每一位过客在闲谈时所讲述的故事。人走了,却留下了故事。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没有任何人在它的绿荫下讲话了,它就把曾经所有记录的故事,一遍又一遍地复数给自己听,不厌其烦。

  敌不过时间,它终究还是老了。

  茎,干,叶与故事,就是它的全部。它从未觉得衰老与死亡是件很可怕的事,它很满意自己收获了那么多的故事,至少没有虚度一生。

  它依然傲然地耸立着,依旧不求补偿地向枝叶输送营养,依旧照顾着树下的一切生灵,依旧守望着这片正被静夜所眷顾的山林。

  它始终不愿忘却那个仰望着它的人与那双充满敬畏与惋惜之情的双眸。